咨询电话:
大型活动
更多>> 精彩照片
更多>> 新闻资讯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央视动态
返回上一页
陈伟鸿平和的魅力
发布时间:2013-06-04 来源:  标签: 
作者:程韬宇

■ 本报记者 程韬宇 ■
继“金话筒”奖、“金鹰奖”之后,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陈伟鸿最近又荣获一项殊荣——他被《新周刊》杂志评为“最佳财经节目主持人”,这是他继2003年捧得该奖后再获殊荣,近两年也算是实至名归了。在以尖锐犀利为主要风格的财经节目主持人里,陈伟鸿从不艰涩,善于启发,以他的温存、平和、睿智、幽默,让人看到了财经节目主持人的另一面。

{1}课堂上的陈老师
在一个约70平方米的会议室里,陈伟鸿走上讲台,熟练地打开电脑,把PPT课件调了出来,他清了清嗓子,像一位站在三尺讲台上的老师。这是他在为央视新招聘的主持人作经验讲授。“今天我把工作心得做一个分享。在座的据说还有新闻中心的‘七小福’吧?幸好今天成龙不来,你们也不用开打了。成龙来了你们还得打一阵才能跟他的风格相匹配。”他微笑着对台下的“学生们”打趣道。原本正襟危坐的“学生们”笑了,风趣的开场白让严肃的课堂氛围轻松不少。
这堂课由上午9点持续至11点半。陈伟鸿现身说法,用磁性而温和的男中音告诫大家,不管你曾经是学校的校花还是地方台的台柱子,来到央视,首先学会让自己心态归零。他调出2012年中国年度经济人物颁奖晚会的视频,以他与马云、王健林的一段话为例,专业地分析着这一小段主持,或出彩或遗憾,而晚会播出的第二天恰恰是因这段主持内容引出马王的天价赌局而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整个课堂内容充满丰富案例,陈伟鸿讲得滔滔不绝,条理清晰,中途甚少喝水。传道授业之余,他也会逗趣说段子,现场来一段闽南话绕口令让大家乐不可支。举例嘉宾迟到,如何调控观众情绪时,他笑着“控诉”起《星光大道》——曾受邀担任嘉宾,老毕却让他们足足等待了两个小时;谈及最初来到《对话》栏目时,他说自己最不适应的是每天都要开漫长的策划会。“从信口开河到直达主题,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所有人一开始都摸不着边际,但都在努力地说。”他不禁调侃起目前活跃荧屏的媒体人石述思。“石述思当年在我们这总是打头阵的。你们也知道,打头阵的人说的观点往往都要被别人灭掉。所以他时常会先说,‘我来抛一块砖。’我们现在看到他都不叫他石主任,而是叫他石厂长。砖厂的厂长。”
陈伟鸿告诉大家,尽管自己从事访谈类节目,但并非如大家想像中那般总是挑选同类节目学习。“电视是相通的,看完全不同的节目,一样可以触类旁通。”他说,前段时间自己最喜欢的电视节目是《非诚勿扰》,“我们全家老少齐观赏,还经常怀念一些著名女嘉宾,比如XXX之类的,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位很不错的女嘉宾。”其实他是在强调,做电视节目要追求寓教于乐,看一些娱乐类节目也能从中获取灵感。台下的“学生们”不时发出阵阵会意的笑声。与那个对话高端人物的角色不同,讲台上的陈伟鸿如同一位接地气的老师,旁征博引时也唠唠家常,大家轻松度过了2个半小时。

{2}十二年的历练
2001年,央视《对话》栏目招募主持人,陈伟鸿作为当年全国电视主持人大赛中脱颖而出的选手之一,与大赛中6个小组的冠军选手一起被安排到《对话》试镜。制片人王利芬模拟那期试镜节目嘉宾韩寒。当时所有试镜的主持人都把嘉宾假设为韩寒,问些诸如“你为什么不参加高考”的问题,惟独陈伟鸿独树一帜。他认为在谈话场合里最重要是做到真实,于是他把王利芬还原为本尊,直接抛出的问题便是“为什么在这个以财经为主的平台上,你会邀请韩寒做节目。”陈伟鸿的问题让王利芬出乎意料,而他对于谈话节目的观点与王利芬不谋而合。第二天,陈伟鸿接到了《对话》抛出的橄榄枝,正式成为了财经节目主持人。
若论专业出身,陈伟鸿算不上“根正苗红”。财经与主持,都不是他的专业。英语系毕业的他,首份职业是中学老师,凭借兴趣与天分,他入了主持这行。在厦门电视台担任过综艺节目主持人,与今日的西装革履商务范儿不同,那时的他顶着一头棕色头发,如果在六一儿童节,他还会应景地穿着背带裤和白球鞋上台。“这在今日也许很多人都无法想像。”他笑言,来到《对话》栏目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被领到台里美发室,把棕色的头发染成黑色。换上职业西装,采访对象由草根转换为商界、政界精英。在外人看来,这个转型倒是有种截然不同的大变化。
从2001年至今,《对话》一路风华正茂,陈伟鸿的心态也从最初的“心乱如麻”历练成今天的“心如止水”。在各种突发事件中他学会了以冷静的心态随机应变,2010年希拉里做客《对话》的那期节目,他至今回忆起来仍感慨万千。
那天观众挤满了演播室,但希拉里由于公事延迟了到场时间,何时到来是个未知数。若让观众无休止等待,无疑会影响之后的对话“场气”。这时陈伟鸿站了出来,“我需要让观众知道,他们不是在等待,而是在录节目了。”他随即向观众抛出问题:“从《对话》开播到现在,有多少位美国公民来到现场了?”观众们踊跃讨论,陈伟鸿把节目中需要由观众参与的话题率先引出,现场气氛热烈起来。与此同时,他的耳麦中却持续不断传来这样的声音——希拉里的车靠近电视台了,希拉里进入央视大楼了,希拉里正在与台长握手……一方面,他需要不受干扰、佯装淡定地与观众交流;另一方面,则为希拉里的到场默数倒计时。当他听到“希拉里到了,正给她递话筒”时,陈伟鸿终于说出了那句准备已久的开场白——“好,第48位美国公民马上就要走上舞台,让我们热烈欢迎。”在观众的翘首企盼中,他水到渠成地请出了这位重量级嘉宾。“整个过程看似一气呵成,但没有人知道我内心经历了怎样的挣扎。如果不让观众提早融入节目,场气很干,整个节目品质都会受到影响。”

{3}好先生的好脾气
曾有《对话》的导演形容陈伟鸿——“和你合作真是如沐春风。 毖胧硬凭档烙氤挛昂韫彩鲁5年的一位同事在描述陈伟鸿性格时,也连连称赞陈伟鸿脾气好,排班时任劳任怨。网上曾把陈伟鸿评为“知性女性心中的偶像”,观众对他也满是溢美之词——“温存、平和、谦逊、睿智、沉稳”。作为大家眼里的“好先生”,陈伟鸿坦言,自己的确不是那种太厉害的人,形成这样的主持风格与为人处世方式或许是性格使然。
问及他生气时是什么样子?陈伟鸿思索了半分钟,想起几年前的一个桥段。某一次他采访一位女嘉宾,耳麦中不断传来导演的催促:伟鸿,快问她为什么今天穿这身衣服!快问!其实这个问题陈伟鸿之前已经问过了,耳麦中的持续干扰让他烦躁不安,“其实我也理解导演的苦心,他是为了让话题更丰满,但他为什么不能换位思考下我当时的工作状态,一边要镇定自若与嘉宾聊天,一边还要不断忍受耳麦中的催促,于是我忍不住大声说,‘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了’。”
说罢,他又立刻做了自我检讨,“当时也是因为自己不够成熟,其实急躁对于事情的发展没有任何好处,人还是需要学会如何克制情绪。”对每一个人保持好脾气,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你的好,这样不觉得累么?对于这个问题,他笑了笑,“不会。》炊梦揖醯檬窃诤芮崴傻淖刺碌玫秸庋钠兰。你的好若是发自内心的,才能在每一个人面前都有同样表现;如果刻意为之,就很难做到在每个人面前都表现一致了。”
陈伟鸿感慨道,现在真的很少发脾气。“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对很多负面情绪不会那么在意,对很多不愿意的事情会在心里做一个化解,不让它成为心里的负担,别人觉得要争的很多东西,我看得很淡,内心也就不会那么难过。”
他形容自己是典型的巨蟹座——如同书上描述那般,安静,居家,爱宅。他极不喜欢出门应酬,周末两天在家可以做到足不出户,“我不觉得出去喝茶唱歌才算过周末。诩铱纯吹缡佣炼潦,也挺好。”
{4}陈理事的公益梦

2011年1月8日,“鸿基金”成为陈伟鸿职业生涯中又一个重要的关键词。从这一天起,陈伟鸿的头衔不再只是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他还多了一个身份——伟鸿高端教育基金理事长。四川雅安地震发生后,鸿基金用最短的时间募集到灾区最需要的雨具及通讯电力,两年来,鸿基金图书室、关注留守儿童、华萌宏志班、爱心巡讲……一个个公益项目,鸿基金每一步都落地有声。采访时,得知陈伟鸿刚获得由民政部颁发的“最具爱心楷模奖”,他认为,媒体人做慈善,或许资金层面未必能达到最大,却能通过自身与媒体平台所带来的资源优势,将影响力做到最大化。
陈伟鸿的公益梦,始于多年前与一个留守儿童的相遇。当时他到一个边远地区采访留守儿童,尽管在采访之前,陈伟鸿对留守儿童的生活困境有了一定心理准备,但当他在那个偏远的小山村里问一个孩子,“你每天的上学时间需要多长?”孩子的回答还是超出了陈伟鸿的心理预期——“来回一趟需要七八个小时。”这个答案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到震惊。“对于城市里的人来说,一个孩子如果在上学路上走个半小时或者一小时,家长就已经心疼不已了。但是当这个孩子告诉我们他来回需要走七八个小时时,我们的心一下子就紧了起来。然而这可能只是留守儿童面临的多种生活困难中的一项。”
随着采访深入,接触到这样的故事便更多,这一切极大地触动着陈伟鸿的心弦,他开始思考如何从根本上改变贫困的落后面貌,“如果能搭建一个平台,让最成功的企业家与贫困地区联姻,岂不是最好的办法?”基于这样的初衷,鸿基金应运而生,最初的设立方向是教育与创业,倡导“授人以渔”的公益理念,为企业和慈善事业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作为“鸿基金”的理事长,陈伟鸿笑言,“我目前业余时间的四分之三都献给了它。”这并非一个轻松的“顾问”角色,他需要把握基金的方向,制定未来计划,每年亲自带队到边远地区考察调研。陈伟鸿时常感觉到时间分配是很大的难题——每周安排满档的节目量,录完节目他不得不立刻奔赴机。畛俗钔淼暮桨嘣倭棺蹈系降钡。“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希望自己能亲历亲为,因为很多项目需要进行前期调研,不能让每一分善款随便花掉。”做节目的严谨态度,在公益慈善上亦有体现。
R45
收缩
  • 电话咨询

  • 85325532